<dl id="decw2"><ins id="decw2"></ins></dl>
<div id="decw2"></div>
<div id="decw2"></div>
<sup id="decw2"></sup><progress id="decw2"></progress>
  • 猎文网 > 历史军事 > 大明文魁 > 四百六十五章 上门送礼
        将孙承宗纳为西宾后,林延潮又替林延寿将户籍改为商籍,取得了在顺天府应试的资格。?????? ??? 猎 文 ? w?w?w .?l?i?e?w?e?n.cc

        不过今年二月的县试,林延寿是赶不上了,林延潮索性让孙承宗给林延寿教一年书,让他?#25991;?#20877;赴童子试。至于林延寿听不听孙承宗教导,这不是林延潮关心的。

        帮林延寿改籍,林延潮不过写了几分信递给要害之人就好了,根本不用自己出面。

        而程楠的事,更是小事一桩。

        詹事府任命还未下来,许国仍是国子监祭酒,有他的照?#39034;?#26976;不?#38376;哦有?#20399;,而是顺利纳监入国子监,成为监生。

        程楠入监的凭证到手,对林延潮是千恩万谢。这对于林延潮而言不过是随手之劳,但程楠这番感激,让林浅?#25215;?#24944;,才是林延潮所在意的。之后程楠就去国子监住下,搬出了林府。

        这几件事办完后,年节已过了一办,对于京官而言,正月休沐的大假就要结束了,下面就要上衙开印了。

        但是对于林延潮而言,还?#24184;?#20214;要事要办。就是如何请申时行替他游说张居正,补日讲官。

        于是这一日林延潮备了重礼,出门去申时行府上拜会。

        这还在年节中,京城里的大路小路还算十分空旷。

        不过到了申府前的巷口,陈济川就觉堵车了,几辆马车排着队堵在巷子里,几乎寸步难?#23567;?br />
        “老爷,怎么办,是否从一旁抄道?”陈济川询问林延潮。

        对于申时行府上的路径,林延潮可谓是轻车熟路。林延潮挑开车帘看了一眼道:“道右是来路,若是马车从这抄道,迎面一辆马车驶来。我们就进退不得了,还挡了别?#35828;饋?#32034;性从这退出去,从另一巷口进,耽误不了多少功夫。”

        陈济川听了就依言就下车引马掉头,车辕转过方向,这才行了几步,就见一顶蓝呢官轿迎面而来。这蓝呢官轿显然是想抄抄道,但却堵上掉头林延潮的马车。

        那蓝呢官轿除了四名轿夫,还有五六名随人。他们见了林延潮马车就道:“让一让,没看见我们要去申府吗?”

        马车上陈济川见明明是对方理亏,居然还如此理直气壮,顿时不快地道:“这分明是你们挡住我马车的去路了,该是你们避至道旁,让我们先过。”

        那几名随人听了顿时连连冷笑。

        一人叉着腰一声道:“你与我们论道理呢?也不睁大眼睛瞧一瞧?我们这是官轿!”

        说完随人指了指轿子帷子上的蓝呢。

        不过是蓝呢轿子,陈济川何时放在眼?#20303;?#38472;济川刚要开口,就听对面轿子里道。

        “诶,不可造次!”

        随从将蓝呢轿子轿帘掀起,向坐在?#25991;?#30340;人问道:“老爷有什么吩咐?”

        此人摆了摆手直接对陈济川道:“今日老夫至阁老府上?#24184;?#20107;,故而这才抄道,不想挡住?#22235;?#20204;老爷的座驾,也罢,告诉你们老爷,我乃工部虞衡司员外郎于文灿,他知道我的名字就会卖我这个面子的。”

        这官员口吻里充满了自信,这是长居高位不容置疑的口吻。

        工部员外郎?陈济川冷笑一声,还以为是多大的官。

        陈济川道:“你说你们去申府,我们也去申府,若说你?#24184;?#20107;,我们也?#24184;?#20107;,为何……”

        陈济川话说了一半,就听马车的车壁敲了两声,马车里林延潮道:“算了,让他们先过。”

        陈济川心有不甘,但林延潮开口了,只能道:“好吧,既是如此,你们先过!”

        于文灿淡淡地笑了笑道:“多谢了!”

        说完将轿帘放下。

        而陈济川将马车避至道旁后。随从得意地瞪了陈济川一眼,然后高呼了一声道:“起轿。”

        左右轿夫将抬轿,四平八稳地走过。那几名随从也是耀武扬威,经过林延潮马车时,不屑地哼了几声。

        一人还道:“早知如此,何必方才说?#25970;?#22810;废话。”

        陈济川顿时大怒,但又不好作,待几人走后与林延潮道:“老爷,工部员外郎不过从五品,他怎敢也用蓝呢轿子,双引红鞍笼?”

        林延潮道:“在京城之中,京官出行多喜僭越,你说他不过从五品,但却也比我高一级,若是不避轿,我们也不?#31085;?#26469;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从五品又如何?老爷你可是翰林,他如何与你相提并论。”

        林延潮笑了笑,没有接话。

        之后陈济川马车改道,绕路从另一巷口来至申府。

        此刻申府府门之前可谓是车马如?#23567;?br />
        巷口那北向南向而来的车马一辆接着一辆,府居左右的拴马桩没?#24184;?#22788;空着的。而府门外的家丁护院,赶车的马夫,随从下人,上门拜会的官员贵戚,足足有几百号?#22235;亍?br />
        官场上有三节两寿之说,三节是年节、端午和中秋,两寿是指官员本人和夫?#35828;纳?#26085;。

        到了这几天,官员要给上级‘进贡’,也是奉上节礼。

        而眼下申时行身为内阁三辅,主持过万历?#22235;?#20250;试,也是任过乡试考官,仅论门下弟子就不知多少,而他在任上也是广结善缘,故旧属吏同僚也是热于来此节上门来拜。

        刚下了轿子和马车的官员们都是手持着名帖,身后随从捧着各色礼品,一并进入府内。

        林延潮与陈济川一并来至府门前,却见方才的工部员外郎陈文灿正与申府的门子说话,又是赔笑脸,又是递门包,最后才递了帖子。

        陈济川见了不由笑着道:“?#19968;?#20197;为此人多?#35828;茫?#35828;什么身?#24184;?#20107;,却不想连申府的大门?#27493;?#19981;去。”林延潮听了笑了笑,却见门子对于文灿的态度,还真是有几分倨傲呢。

        于是林延潮一人在前,身后是拿着礼盒的陈济川,一并来至府门前。

        于文灿转过头朝这看了一眼,陈济川他自是认得,不过身后的林延潮他却不识得,他刚从外官转至京官,对京中的官员认不全,也不认得林延潮。

        于文?#21448;?#26159;对林延潮多看了两眼,却并没有在意。至于他下面的几个随从则双臂抱着胸,在那笑着。

        陈济川冷哼一声,走到几人面前道:“劳驾,让一让。”

        ?#24187;?#38543;从丝毫没有让的意思,反而在冷笑道:“没看见我们家大人正与人说话吗?你们二?#35828;?#19968;?#21462;!?br />
        这门子本是与于文灿说话,这边一转眼瞧见林延潮被拦住,立即撇下了于文?#21360;?br />
        门子三?#35762;?#30528;?#35762;?#22868;下了台阶,弯下腰去道:“状元郎,这什么风把你吹来了!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状元郎?”于文灿不由失声,打量了林延潮一眼问道,“足下莫非是三元及第的新科状元吧!”

        林延潮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      此刻于文灿与他几位随从顿时?#25104;?#37117;很精彩。

        于文灿初为京官,听闻京官四品?#39029;?#22823;轿,五品也敢用马前开棍。他初来乍到,生怕在官场上被人看低了,于是就在驾舆上僭越了一些。

        而眼前这人身为状元,居然只乘着一辆马车,出行居然不用卤簿。

        门子不快地看了于文灿一眼,似恼他插嘴,于文灿连忙不吭声,向林延潮行礼后,知趣地避至一旁。

        林延潮笑着道:“是啊,我今日来拜会恩师啊!”

        说完林延?#26412;?#24448;袖中掏门生帖子,门子连忙道:“状元郎是府上的常客,阁老早与我们交代过了,你来府上不用通禀,直接入内就是。”

        这门子一句话,令一旁左右官员听了都是无比羡慕。无需通禀,直入府内,申时行简?#26412;?#25343;林延潮当自家人来看。

        几名官员窃窃?#25509;?#36947;:“状元公果真是申阁老得意门生。”

        “申阁老乃是状元郎的伯乐,否则就不会点他为会元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若是我有状元公的才华,保不准申阁老?#19981;?#28857;我。”

        于文灿此刻看向林延潮顿时各种羡慕,上前对林延潮赔着笑?#36710;潰骸?#29366;元公,?#39029;?#26469;京师任官什么也不懂,今日真有眼不识泰山啊,改日一定去府上赔罪。”

        林延潮淡淡地道:“员外郎言重了”

        于文灿的几名随从此刻也知自己闯祸,立即对陈济川抱拳道:“得罪得罪,还请海涵。”

        陈济川连瞧也不瞧一眼。

        于是林延潮撇过于文?#21448;?#20837;府门,转过一字影壁后,来至申府的前厅。

        前厅里申五正与几名大员说话,见到林延潮来后,与二人告罪一声迎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申五热情地握住林延潮的手,满面春风地笑着道:“状元郎,怎么来府上也不提前说一声,我替阁老去接你啊!”

        林延潮笑着道:“岂敢劳?#25104;?#20804;大驾。”

        申五哈哈一笑,点点头道:“也是,你我都老交情,咱们也不客套了,你看你这来,还送什么礼,你与阁老都是一家人,这做得如外周那些人一般,不是见外吗?”

        林延潮立即道:“诶,阁老拿我视为一家人,这逢年过节这更该有所表示。”

        说完林延潮拿了一封红包塞入了申五手里。

        申五见了脸上笑容更盛。

        在前厅里两名官?#22791;?#25163;看着申五与林延潮?#24863;?#39118;生。

        一人不由讶异道:“此人是谁?”

        另一人笑着道:“陈翁久在淮泗,但也该听闻当今状元吧!”

        此人一愕然后捏须道:“难怪,难怪。”(未完待续。)
    甘肃快3推荐号
    <dl id="decw2"><ins id="decw2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decw2"></div>
    <div id="decw2"></div>
    <sup id="decw2"></sup><progress id="decw2"></progress>
  • <dl id="decw2"><ins id="decw2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decw2"></div>
    <div id="decw2"></div>
    <sup id="decw2"></sup><progress id="decw2"></progress>
  • 神秘深红免费试玩 活塞vs森林狼直播 船长的宝藏APP 手机版江苏7位数走势图 浙江风采双色球走势图2 北京pk计划专业版 怪物聚集走势图 福彩3d计划 香港六合图库区 bet365体育在线特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