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decw2"><ins id="decw2"></ins></dl>
<div id="decw2"></div>
<div id="decw2"></div>
<sup id="decw2"></sup><progress id="decw2"></progress>
  • 猎文网 > 玄幻魔法 > 我的群聊大有问题 > 135. 你又能懂什么?间桐雁夜。
        夜晚的浓雾笼罩着冰冷的空气,远坂时臣维摩那跳下。对于熟练的魔术师来说,借助重力操纵气流控制让自身均速下降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        从其动作优美的姿势上来看,这种程度的魔术他很熟练,他保持着完全垂直的直线轨迹,远坂时臣轻如羽毛一样飘落在地面上,其衣着发型丝毫没有散乱的痕迹。

        看着眼前就连出场都十分优雅的男子,间桐雁夜?#26377;?#24213;里生出了憎恶。

        ?#38405;?#23548;的敬畏变为了憎恨,对其羡慕化为了怒火。

        “远坂时臣——你这?#19968;錚 ?#38388;桐雁夜握紧了手掌,在在见到眼前之人的时候,内心中便抑制不住怒火。

        无论是他的语气还是行为举止,处处都在透露着那优越的高贵?#23567;?#21333;论‘完美’而言,眼前的男人的确称得上,那种优雅和从容,无时不刻让间桐雁夜产生一种落差?#23567;?br />
        不过这些,也仅限于今夜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个男人最重视的优雅和从容,在互相厮杀的?#21280;?#19978;什么都干不了……

        什么都算不上!!!

        令远坂家自傲的家训,在今晚一定要尽情的将其践踏、粉碎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间桐雁夜勾起嘴角放肆的笑着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理解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。”远坂时臣淡淡的对着间桐雁夜说道。

        他平静且从容的抚摸着那根时刻带在身边的木杖,把手处的特大红宝石?#26657;?#23553;印着远坂时臣花费一生?#38590;?#28860;成的魔力,这也是作为魔术师远坂时臣的正式魔术礼装。

        “明明放弃了魔道,却对圣杯仍抱着迷恋,还以这副样子回来……”远坂时臣眯起双眼,其中透出的敏锐神色,不光显露着临战前的从容,对间桐雁夜来说也是挑衅,“仅仅你一个人的丑态,就足以使整个间桐家族蒙羞。”

        “实在不理解,为什么间桐脏砚会让你回来参加圣杯战争。”

        远坂时臣单?#31181;?#30528;长杖,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需要知道这些……”间桐雁夜也抚摸着?#31181;?#38388;戴着的戒指,他可以明确的感受到源源不断的魔力被吸收过来,为此体内的刻印虫都安分了许多。

        “我只有一个问题,远坂时臣……”间桐雁夜用嘲笑的口吻向着远坂时臣说道,“为什么要把樱交到脏砚的?#31181;小!?br />
        远坂时臣完全没有料到间桐雁夜会问道这个问题,不禁皱起了眉头:“这不是此时?#35828;?#20320;应该去在意的事情。”

        “回答我,远坂时臣!”

        间桐雁夜梗着脖子,情绪有些激动。

        远坂时臣见到间桐雁夜这个样子,为御三家之一的间桐家?#26377;?#24213;升起了悲哀之意。

        他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,然后对着激动的间桐雁夜说道:“这种事情?#28784;?#26159;个魔术师,不用问也都该清楚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只是希望爱女能够有个幸福的未来而已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……么”

        在得到了令间桐雁夜难以理解的回答后,他的大脑中出现暂时性空?#20303;?br />
        而在间桐雁夜呆住的时候,时?#21152;?#27668;?#38477;?#22320;说道:“身为间桐家子嗣的你应该也清楚吧,得到双胞胎的魔术师,都会出现同样的烦恼,秘术只能传给其中一个,这时无论如何总会有一个孩子沦为平庸的两难选择。”

        “如果自己能够同样将父亲处?#32654;?#30340;宝物交给女儿的话……”远坂时臣的?#25104;?#19981;复刚才的?#38477;?#35821;气之中有些无奈。

        “但这已经无法实现了。”远坂时臣?#25104;?#22797;杂的摸抚着手中的长杖,特大的红宝石在月光下散发着妖艳的光芒,“对于凛以及樱来说,她们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的余地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她们一个是全元素,五重复合属性,另一个是架空元素,虚数属性。”

        “姐妹二人都拥有着等同于奇迹般的稀有资源,这已经超出了所谓天赋才能的范围,几乎等同于咒语。”

        “魔性会同样招来魔性,原理条理之外的突出之人必然会‘?#24184;?#26469;同样异常的经历……”远坂时臣闭上了眼睛,接着慢条斯理的同间桐雁夜解释?#29275;?#36825;种事情并不是其本人意志所能控制的,应对这种命运的方法也只有一个,自己有意识的走出条理。”

        “除了让她们自己去理解魔道并进行修炼之外,没有别的办法处理蕴藏在她们血液之中的魔性。”

        远坂时臣滔滔不绝地说?#29275;?#20294;是听在雁夜的耳?#26657;?#20182;完全无法理解时臣的理论。

        不,他只是不想去理解,如果他听懂了这个远坂时臣的理念,可能当场就会呕吐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所以你就把樱交给了间桐脏砚那个该死的老?#19968;錚浚 ?br />
        间桐雁夜死死的握紧了拳头,不经意间指尖刺入手掌之?#26657;?#27969;出的鲜血同样刺激着体内的刻印虫。

        “你——”远坂时臣眯着眼睛,用锐利的目光看着间桐雁夜,自己申述的理念对方完全没有听懂,或者说完全没有放在心上,犹如疯子一样。

        即便如此,对方还是真心的为自己的爱女感到关心,远坂时臣抑制着自己的怒火,尽力用平静的口吻说道,“你这种曾经叛离魔道之人又懂得什么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远坂家的加护只能给予其中一人,这一事实你不知道煎熬了我有多长的时间,没有成为继承者的一人会因为自身血液中的魔?#36828;?#38519;入各种各样的怪异事件之?#26657;?#24182;且引火上身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如果魔术协会发现了这种‘普通人’,你是应该不会知道他们能用出什么手段吧。”嗤笑了一声,远坂时臣淡淡的说道,“如果他们发现了这样的樱或者凛,那么那帮?#19968;?#19968;定会高兴的以所谓的‘保护’之名,将其浸泡在福尔马林之中作为标本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作为一个父亲,我并不希望我的爱女经历这样的事情。”

        “也正因为如此,‘间桐家希望得到樱当养女’这件事,无异于是上天的恩赐。”远坂时臣张开手,脸上带着庆幸之色,“得到了使两个爱女都能够继承一流的魔道,不受血缘因果的束博,开拓着各自人生的方法,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已经可以不用担心他们,从人父的重荷中解放了出来。”

        “说给你听也是白费,你根本就不理解魔道。”远坂时臣藐视的看着间桐雁夜,“你什么都?#24187;靼住?#38388;桐雁夜。”

        他虽然完全不理解远坂时臣口中的话到?#36164;?#20160;么意?#36857;?#21482;是所有的话加在一起,间桐雁夜知道了,远坂时臣这个男人是真的爱着自己的孩子们。

        不?#23567;?#19981;?#23567;?#19981;?#23567;?#19981;?#23567;?#19981;?#23567;?#19981;?#23567;?br />
        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和借口。

        间桐雁夜的脑子一下子变得空白了起来,一时间之自己所坚持的瞬间崩塌了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ps:求推荐。
    甘肃快3推荐号
    <dl id="decw2"><ins id="decw2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decw2"></div>
    <div id="decw2"></div>
    <sup id="decw2"></sup><progress id="decw2"></progress>
  • <dl id="decw2"><ins id="decw2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decw2"></div>
    <div id="decw2"></div>
    <sup id="decw2"></sup><progress id="decw2"></progress>
  • 河北时时平台 黑龙江11元选5开奖结果 老时时360开奖数据 江苏7位数历史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三星和值跨度 万喜网彩票开奖结果 新时时一星玩法 江苏时时号码 云南时时是国家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