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decw2"><ins id="decw2"></ins></dl>
<div id="decw2"></div>
<div id="decw2"></div>
<sup id="decw2"></sup><progress id="decw2"></progress>
  • 獵文網 > 都市言情 > 軍夫請自重 > 第822章 真厲害,好想摸摸頭
    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        回了房間,濮陽柔讓顧陳春將今天收到的紅包和首飾收拾整理好,自個兒拿好一套睡衣就先去洗澡,剛在樓下休息了一個小時,她覺得人恢復了些體力,再舒服洗個熱水澡后,人就完全醒過來了。

        等她洗好澡擦著頭發出來時,顧陳春已經將顧承昔提供的大包包里頭的東西都分好類,最多的是不記名銀行卡——

        首飾也不少,而且多是極品玉手鐲。

        顧家公婆給的是房產和股份,大哥給的是一輛防彈豪車,二姐送的是一套價值不菲的鉆石首飾,略有點眼力的濮陽柔估了價,跟顧承晏給的車子應該相當。

        至于那小三哥……隨大流送了一張銀行卡,不過,他這張有點特別。

        “謹修,那顧承景是怎么一回事?”濮陽柔直接被顧陳春抱住坐在他大腿上,他還搶她手上的毛巾,卻被她瞪了一眼,只能乖乖的抱著她任由她自個兒擦拭頭發。

        “內疚、別扭,自責?”顧陳春想了想,如此回道。

        顧承景跟顧陳春是一對雙胞胎,顧陳春的命運曲折,被算計的人是他,也就在側面說明了顧承景一直在享受著兩人的幸福——還可以說,他一個人享受了兩倍的幸福,卻讓他的雙胞胎弟弟流落在外受盡貧困和病疾。

        別看顧陳春現在高大能力強大,事實上,他小時候真的是多病多災,若不是秦雁自小精心細養,還費了勁送他上山學武,顧陳春可能早就死了。

        畢竟,陳父就說過,當初撿到顧陳春時,他全身都黑紫的被丟在醫院一角上,要不是他最后那兩聲啼哭,正好讓他聽到,而秦雁又是生的死胎,這么多種種巧合之下,他也不能抱著他回到產房,花了錢讓接生醫生改口。

        當然,顧承景的內疚和自責,全是他自個兒的想法。因為這種想法,又自小當慣了老小,猛地發現,若不是因為生他就累地媽媽暈迷,也就不會給有心人算計了!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濮陽柔神奇地回頭望向丈夫的俊臉,繃著小臉不置可否地問道:“你確定?”

        就之前那顧承景的表現,怎么看也不象是內疚自責?還別扭?

        顧陳春臉微黑地點頭,最后又“嗤”地一聲笑了,勾起嘴角回道:

        “都道雙胞胎有感應,之前我能力不強,再加上兩人相隔的有些遠,所以沒有什么感應。但是自從我晉階到中階后,別管老三怎么繃著他那張死人臉,他內心的想法我總能準確感應到。”

        沒錯,別看對人彬彬有禮的顧承景很好相處的樣子,但只要一對上顧陳春,便會僵著那張妖孽俊臉——顧陳春沒有條件都長得驚艷十足,而顧承景自小生活在顧家,那長相只能說養地更是精致絕倫。

        今天在顧家里面對面,顧陳春因為修為更高,瞬間就感知到顧承景內心的想法,全是:

        “噢噢,原來小四長得比相片好看多了,真帥氣,想抱~

        咦,弟弟比我長得高吶,真厲害,好想摸摸頭~

        天啊,弟弟朝我笑了,感動、好想哭~”

        最后那句,正是他沒繃住臉部肌肉,差點被老三這出奇的心理活動給雷笑了。

        要不是‘聽’到老三這些令人尷尬的內心戲白,他也一直以為,顧承景是討厭他的存在,這才一直避開他!

        “這么說來,這卡里的數額,應該不會少了?”濮陽柔隨手就挑出顧承景在他們改口喚他時,送上來的改口紅包。

        “應該不少吧,聽二姐說,老三還是個演員,非常出名的那一種,再加上世道里還接了不少的任務,出手應該不少。”憑著顧承景那些內心對白,顧陳春也覺得他不會給少。

        至于顧承景有多出名,不好意思,他是軍人,居然不看電視,要看也是看財經報道、新聞聯播之類的。

        “哦,明天讓凌喜去銀行,將這些卡錢提出來,專門轉進一個卡里,往后這卡就走人情往來好了。”濮陽柔無所謂的點頭說道,而且是專走顧家人的。

        今天認親時,她可算是領教了‘豪門’的排場,她舅家都沒有這種排場呢,不過想想也是,她舅家還只是普通的有錢人家,而顧家卻是世道中有名的顧風水。

        兩者的情況和等級,真不一樣。

        如今手中一堆銀行卡上,每張卡上都有標著名字,誰誰賀等字眼。

        所以也不怕收了紅包還不知道是誰的問題,想來顧家那些旁親也是送出經驗來了。

        “嗯,老婆,你將首飾放入進保險箱,我覺得二姐挑的這套不錯,低調的奢華,挺適合我老婆戴。老婆,你慢慢看,我去洗個澡。”

        連現金都沒有,銅臭味也尋不到,不過今天在外又站又跪又鞠躬的,肯定是出了細汗,潔癖癥一犯,也顧不得身上還有傷口了。

        “等等,我看看你傷口!”濮陽柔被抱著放在旁邊的沙發上,她忙拉住他的胳膊問道。

        “老婆,我這傷真沒事了,行行、我給你看,你瞧、都結疤了,你可別靠這么近來,省得讓你又不舒服,那不是自找難受。”

        顧陳春一邊說,一邊又在愛妻的怒目下,利索地脫了襯衣,露出來的傷口果真的都結疤,這才在她的目光點頭,“行,你先包括防水的繃帶后才可以去洗澡,可不能讓傷口沾了水,聽到沒?”

        “收到,老婆大人!”

        這里頭夫妻甜蜜溫馨,那頭顧家,在送走了小兒子和他妻子和岳家后,秦嬿內心還是有些小失落——還以為經了這一天,小兒子會帶著他媳婦住家里吶,誰知道他提都未提一句,直接跟著老婆和岳父母走人了。

        還走地賊利索,揮一揮衣袖,不帶走一片云彩……

        “好了,總歸還沒有擺酒席呢,小四媳婦她人小臉皮薄,回去也是合理,你小兒子現在心都在掛在她身上,還不跟著走?”顧摯誠好笑地哄著愛妻說道。

        “媽,你千萬可別吃醋,咱們家今天可是三喜臨門呢!”顧承昔心里高興,臉上的清冷散了,顯得她此時美地有了些煙火氣——

        
    甘肃快3推荐号
    <dl id="decw2"><ins id="decw2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decw2"></div>
    <div id="decw2"></div>
    <sup id="decw2"></sup><progress id="decw2"></progress>
  • <dl id="decw2"><ins id="decw2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decw2"></div>
    <div id="decw2"></div>
    <sup id="decw2"></sup><progress id="decw2"></progress>